新闻中心 Case每一个设计作品都举世无双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公司新闻 >

装配式建筑如何更快、更好、更省?八位业内专家这样说……

日期:2017-12-14 / 人气:

 

即将过去的2017年,是装配式建筑获得跨越式发展的一年,同时,也是关于装配式建筑方式争议颇盛的一年。那么,如何才能达成国家推广装配式建筑“更好、更快、更省”的初衷?

 

 

12月11日,由上海毅匹玺(EPC)建筑科技有限公司主办的“装配式建筑精益化快建体系”研讨会举行,毅匹玺建科总经理李裕军、副总经理兼首席技术官赵友之、产业研究院院长兼申城设计院副院长高宏杰共同主持,并特邀百锐研究院院长卢卫东、上海万科房地产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王李果博士、中南置地研发设计中心副总经孙骐、深圳立得屋住宅科技有限公司工程运营部总经理/深圳市建筑产业化协会沈健等业内顶级专家参与研讨。

 

 

2017年毅匹玺建科精益化快建体系研讨会

 

 

一、关于“初心”

 

作为研讨会开篇议题,高宏杰院长以《精益化管理下装配式建筑技术的价值》为主题展开讨论

 

演讲干货节选分享

 

上海毅匹玺建筑科技有限公司产业研究院院长、

申城设计院副院长 高宏杰

 

 

 

从装配式建筑在日本的发展来看,其第一次获得重大发展是为了“二战”后日本“住宅荒”所引发的大量需求。

 

当时日本大和房屋构造出了第一个装配式建筑,材料使用的是钢管,它的目标首要的就是“快”。随后,在70年代左右能源危机之下,装配式建筑开始向“做好”发展,有了更多的性能、价格和竞争机制。在这个阶段,现浇结构和装配式建筑还有很多的矛盾和交锋。而到80年代之后,阪神大地震成为一个分水岭,在日本几乎80%以上的现浇住宅都坍塌,但预制建筑保留下来60%左右。至此以后,日本基本上都是预制构件的建筑。

 

演讲干货节选分享

 

那么,为何国内在这一时点上大力推进装配式建筑?发展装配式建筑的动力究竟在哪里?

 

百锐研究院院长卢卫东认为,任何新的技术,都是由甲方来推动的,而甲方推进装配式建筑的核心要素在于加快资金周转率,“根据我们对国内房地产行业的跟踪研究,国内TOP10、TOP20,周转率的平均值只有0.26-0.28。工业化的生产方式下的制造业,比如富士康,资金的周转率能达到4-6倍,建筑产业化能不能够让周转率上来?我们能不能把现在的0.26-0.28提升到0.5?这可能是快建体系要解决的重要问题。”

 

 

百锐研究院院长 卢卫东

 

对此,上海万科房地产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王李果博士表示,“国家力推建筑工业化,我也认为是未来的趋势,但是目前的力度是不是适合,还是值得探讨。如果说政策跟当前的资源、技术水平是不匹配的话,会产生一些问题,比如当前技术力量、设计院能力、政府监管等配套体系差距还很大。”他认为,“快”,只是解决建筑工业化过程中的一个环节,只是技术解决的环节之一,未来装配式建筑技术水准、管理水准的提升,缺一不可。

 

 

上海万科房地产有限公司副总工程师 王李果博士

 

 

 

二、关于“技术”

 

基于装配式建筑技术层面,高宏杰院长围绕“工业化思维”“产品”两大关键词,分析在当前国内所处的特定的初级阶段和行业环境下,分发展装配式建筑快建体系所需要的条件,并总结了毅匹玺(EPC)快建体系的三大要点,即:

 

1)工业化的产品系统(学会牺牲):坚持和放弃是很艰苦的选择,一定要知道需要的是什么。

 

采用装配式建筑体系,实际上会让一些开发商在产品上作出一些牺牲,有时需要根据工业化的生产能力,策略性地放弃很多产品,从而达到快建的目的。高宏杰解释说,比如某开发商在对苏州进行调查后,就把产品选在了“节能、良好”这个层面,其它的都没有做,根据市场情况进行了一定的“牺牲”。更进一步,还可以对模块和户型进行研究固化,当这些系统固化以后,建筑结构就固化了,其中的“零件”——即构件,就可以逐步固化下来,工业化思维的一整套定位就实现了,就能够符合工业化快建的需求。

 

演讲干货节选分享

 

2)生产和制造的升级(保持领先):先找到独特点,再排除缺点,那么对手永远都来不及知道你要做什么

 

传统建筑方式的流程管理在装配式建筑中依然有效,唯一的变化,就是增加了一项“工厂管理”,从原来单一的现场,变成了“工厂和现场”——这就是装配式建筑的“技·工·场”。

 

在这一过程中,影响快建的控制要素包括五个方面:

  • 固定化体系

  • 完善设计

  • 现场也是工厂

  • 关键是人

  • 节点的改进

 

演讲干货节选分享

 

 

3)解决成本的问题(寻找10%的成本):减少成本,才能有更强大的竞争力。

 

基于此,毅匹玺(EPC)快建体系可分解为预制装配模式、BIM全过程管理、技术管理体系、一体化室内装饰等:

 

 

 

分解到业务层面,则涵盖建筑产业化全产业链服务:

 

 

 

 

 

三、关于“模式”

 

那么,在逐渐解决技术难题的前提下,未来中国装配式建筑将走向何方?与会专家一致认为,从设计开始的EPC大总包,是未来必然的发展趋势。

 

卢卫东以考察案例展开阐述,他表示,从此前对万科东莞公司的考察交流中,得到关于万科发展建筑产业化的五个体会:

  • 该做法符合万科的战略;

  • 极强的组织能力,工序的精细化管理可拆解到每一个班组;

  • 基于技术的妥协,以技术应用倒逼设计;

  • 建筑工业化一定是符合趋势的,这一点不需要犹豫;

  • 有一个东西有可能在我国会打开,就是以技术主导的大总包。比如在英联邦国家,都是以建筑师主导的项目管理。

 

作为深圳的建筑产业化专家,深圳立得屋住宅科技有限公司工程运营部总经理、深圳市建筑产业化协会高级专家沈健表示,深圳在总承包模式方面已经走在了前列,“在深圳,项目审图的专家组,所有参与的单位都必须要有,包括设计源头和总承包单位、生产厂家,所有的供应商,所以叫EPC。这种模式可规避一些后续可能发生的问题,比如总承包单位的技术在审图过程中,会注意到设计出来的构件在现场施工时好不好安装、安装过程中是不是存在问题等等”。他认为,前期的阶段,业主是很关键的,在前期实施要想快,这栋建筑物的图纸必须提前确定。当你全部确定下来以后,到后面几乎就不存在签证。成本才能缩减,周期才能加快。

 

 

深圳立得屋住宅科技有限公司工程运营部总经理、

深圳市建筑产业化协会高级专家沈健

 

在其它关键的层面,中南置地研发设计中心副总经理孙骐补充道,“现在整个行业还没有一个真正的监管系统,为了避免一些不规范操作对行业造成毁灭性的打击,未来可通过一些行业协会、优质单位的力量,打造一个强有力的第三方监管系统,让参与者达成自律。”

 

 

中南置地研发设计中心副总经理 孙骐

 

最后,毅匹玺建科副总经理兼首席技术官赵友之总结道, “目前我国的装配式建筑体系几乎没有突破,基本都是“拿来主义”,想用PC手段来解决所有问题是不可能的,技术手段只是一部分,还需要结合管理的手段,EPC模式是必然的趋势。”

 

上海毅匹玺建筑科技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兼首席技术官 赵友之

 



 

编辑:epc